Roson Brown

估计之后不一定能再出ssr了……今天1800钻出了俩ssr,过关拿的一张星河劵出了洛洛的卡,自己原本的话换了教授的卡,感觉自己偷渡了?再次申明叠纸掉率成迷……

《谨言》史书版(Ⅲ)

第三节:近代工业化的艰难起步(上)
1911年,众所周知,华夏工业依旧是处在无力与外国竞争的局面下,而在李谨言先生嫁入楼家之后,楼氏商业集团的雏形便已初露锋芒。根据我们对于史料的调查和关北城民众的走访,我们了解到,楼氏商业集团的起源是在当时极其重要的一个行业――皂厂。
不过,皂厂已经遍布了当时的几乎大半个中国,而且绝大多数是由外国人出资建设并着手经营的,我们向当时在楼氏皂厂里工作的一名工人询问,才得到了为何楼氏皂厂出产的香皂会如此受欢迎的原因。
老工人告诉我们,楼氏皂厂在当时发售的香皂,用起来有淡淡清香,且手部没有灼烧感,应该是新的配方所致。楼逍总统却告诉了我们一个楼氏商业集团的秘辛,楼逍总统是这样说的:
“当时送聘礼至清行(李谨言先生的字)门下,正欲要走时,清行让贴身丫鬟送来一只木盒,直到家中,父母要求,我才打开,发现其中是一份计划报告和两块香皂,以及一份配方,这份配方也正是后来应用在楼氏商业集团的香皂制造过程之中的。”
这也告诉了我们,当时皂厂的建设与成功发展,其实都离不开李谨言先生的一手操作,更从侧面反映出李谨言先生在生物化学和经济管理上的超前天赋与出色的应用能力。
楼氏皂厂的建立,标志着以华夏爱国商人为代表的一批民族企业所引领的“第一次华夏工业运动”的开始,也是华夏经济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的开始(历史老师提醒,这段要背的)。
楼氏家化厂的首个工厂――皂厂建立之后,李谨言先生开始为当时北六省的军队建立药厂,而药厂在当时最令人为之惊讶的成就,便是磺胺的研发,而这种药物的研发,震惊了世界,这是世界上第一种真正被应用到实践的消炎药物,而这种药物,经过我们多次求证之后,发现,它其实也是李谨言先生的杰作。
我们在当时的药厂研发师乔乐山先生的遗物中发现了一本日记,日记中称,磺胺的灵感来源其实并非他的独创,而是李谨言先生的提供,而之后青霉素的研发,也是由于李谨言先生先给他的一个霉烂西瓜开始的。“尽管到现在我依旧不知道为什么李谨言先生会有着如此多的灵感和发现力,他没有经过严格的化学或是生物化学的培训,但他在这上面的造诣与成就,其实已经超过了大多数人。”
磺胺在当时率先被研发出来时,大多数外国人士认为这不过是华夏人的玩具,没有真正相信,直到一战爆发,这种救命的药物才发出它的光芒。

LOF上的更新比贴吧里的慢许多,且贴吧有番外,喜欢这个的可以去谨言by来自远方贴吧看看哦!(不贴链接了,很好找!)

《谨言》史书版

第二节:满洲里战役
从1911年末开始,华夏北部边境便一直不甚太平,当时的俄国沙皇尼古拉希望在远东边境侵吞华夏的土地并重新取得中东铁路的管控权。而根据史料记载,1909年,北方政府才刚刚花费5倍的价格从俄国人手中拿回铁路的所有权,俄国人的贪婪与不可一世可见一斑。
因此,在1912年1月初,楼逍总统,当时的楼少帅开始将自己所属的独立团兵力向北方边境推进,以替换之前在北方边境驻守的由廖习武担任团长的戍边军加强团,并借此表达北六省不惧怕来自俄国的挑衅之决心。
而在1912年1月中旬,哥萨克第九骑兵团趁独立团还未到达边境,在尼古拉二世和俄国领事廓索维兹授意之下,向我满洲里边境发起第一轮攻击,当时的戍边军仅有一千五百人左右,而哥萨克骑兵团的人数是其两倍至多,并拥有更高级的武器和装备,给当时的戍边军造成了极为惨重的创伤,一千五百人仅余二十七人生还。因此,这次由俄国人主导的边境惨剧被称为“满洲里血案”,这也成为了满洲里战役的导火索。
编者几经辗转,找到了一位参加过当时战役的老兵,他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场景: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下午,负责观察远方敌情的士兵向我们发出警告,说俄国人已经开始向我们驻扎的这篇地区发起攻击。大家都听说了当时楼少帅大婚时在大帅府里的事,所以对这次攻击也都还有心理准备,但我们都只认为,发起进攻的还依旧应该是步兵和炮兵,谁又想到那群没人性的俄国佬直接把哥萨克骑兵团派来这,大家都很慌张,但是大家都知道,满洲里车站已经被俄国人占领,倘若我们再后退,那必将又是一幕惨剧,而且团长之前收到电报,今日将有援军到来,所以我们也只有呆在阵地里,等着对方进攻开始。”
“大概是下午三点左右的时间吧,那群可恶的俄国人冲上来了,团长在战壕中间那边吼了一句什么,我们便都拿枪冲了上去,怕么?当然怕,谁见到身边的战友一个一个倒下的时候不感到害怕呢,援军没来,我在队伍后边,看见团里那个小文书都上了战场……”
“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当时我被打中了左胳膊,子弹直接穿过去了,伤口开始流血,身边的战友都倒下了,真的,比割麦子还快……子弹打光了,那个小文书就这么拿着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之前受伤的战友也继续拖着伤腿冲出来,一个,两个,都死了,直到我们听到身后的那阵马蹄的轰鸣,我当时直接喊了出来:‘援军,援军来了!’那之后,我就昏了过去。直到醒过来,我才知道,咱们少帅直接打到了俄国人老家去,哈哈,霸气!”
我们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是多么震撼人心,援军到来的脚步是多么令人振奋。
在那之后,哥萨克骑兵团再次向我边境发起攻击,不过再次被打退,当时的几份外国报纸记述了当时楼少帅所说的那句震人心魄的文字:
“国土沦丧,百姓流离,尚且苟活,是军人耻辱。”
(这句话时至今日依旧可以在我们军校课本第一页找到)
之后,我军便由防御转向全面进攻,将谢苗诺夫率领的骑兵团打退后,继续向俄国内部攻打,1月下旬,攻占后贝加尔斯克,后经沙皇授意,俄国公使照会北方政府,宣布求和。
民国四年(1912年)1月26日,俄国与华夏北方政府在满洲里举行和谈,而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看,德美两国支持北方政府,而英法则更倾向于支持俄国。
谈判过程中,楼逍总统,当时的楼少帅提出以下要求(已得到楼逍总统确认无误):“俄国必须公开赔礼道歉,赔款一亿银圆,以额尔古纳河为界,河中洲渚全部归属华夏,自塔尔巴干达呼起,至阿巴该图,界点全部北移十公里,后贝加尔割让给华夏。”
在领土和边界方面的条件被俄国人搁置,由于其当时复杂的国内环境和危险的形式,以及当时楼少帅要战便战的气魄,俄国最终妥协。于1912年1月31日在满洲里签订《华俄满洲里条约》。
条约规定:俄国向华夏赔偿款项总计银圆五千万元,分三年付清。割让后贝加尔斯克给华夏。取消俄国自满洲里至哈市铁路沿线的一切特权,俄国在限定期限内,撤走在北六省境内的一切武装人员。华夏释放俄方战俘。
这条条约,是华夏开始崛起的标志,也是进入近代史以来,华夏与外国签订的第一份外国妥协式条约,具有重大历史意义和政治意义。
自此,满洲里战役暂时告一段落。
而同时,在北六省内部,一场象征华夏经济崛起的风暴,也开始酝酿。


这点文章花了我足足接近一小时,还是这么短……#(汗) #(汗)

《谨言》史书版(Ⅰ)

第一部分:北六省崛起
第一节:(1908年)民国四年的辉煌婚礼
编者于1983年之秋前往北六省首府,经楼逍总统支持,才从关北图书馆内得到史料,大致复原了当时之情景。
华夏之崛起源头,当属北六省,但在1908年前,北六省实际也还是一片荒芜之地,开国总统楼盛丰当时也还是一名凭借剿匪之名割据占领的六省督帅,而楼逍总统也才刚刚从德国留学归来,促成北六省的崛起之重要原因之一的,编者认为,是李家与楼家的那场世纪婚礼。
李家,当时在混乱的民国市场上,即使面临着帝国主义的资本积压和市场萎缩,却依旧占领了一席之地,根据编者对1980年之前的所有李家账目的大致浏览(已得到楼逍总统授权),原本李家的产业在一直呈上升趋势,但是,在我们马上要说的这位传奇人物,也是开创了北六省盛世的另一位重要人物所出生的时期,却面临着积压破产的危险。
这位传奇人物,就是楼逍总统之妻,李谨言先生,而当时的李谨言先生仅仅十六岁。
据一些坊间传言与野史记载,并在得到了楼逍总统的确认之后,我们了解到,李谨言先生当时是被其大伯李庆昌卖到楼家,而其目的确是为了在当时的北六省财政局政府内获得官职。可想而知,在当时的社会,连大家族李家都出现了这种情况,其它地方会是什么情况。而李谨言先生当时身为一名十六岁的少年,又遭到了怎样的磨难,我们不得而知,而楼逍总统,也没有给我们提供有用的信息。
长宁街,便是当时楼逍总统与李谨言先生婚礼的游行经过地区,而大婚的场面,也许在现在看来有些土,但是在当时确实是十分盛大,李谨言先生据称是被楼逍总统裹在披风中,抱在怀里坐马前行的。(据这个问题我们也询问了楼逍总统,但楼逍总统没有正面作出回答,具体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而在婚礼上,发生了一件让当时的华夏举国震动的大事,时任北六省督帅的楼盛丰总统与当时的俄国领事廓索维兹和北方政府总统就当时俄国与华夏签订的某项条约的实行与签署问题发生了很大的争执,二人甚至动起手来,据称,当时的俄国领事廓索维兹被楼盛丰总统打得很惨,而这也在当时成为了一段坊间传闻而被广为传播,我们无法判断在那之后不久开始的满洲里战役是否与这件事有关,但自那天之后,李谨言先生便正式成为了楼家人。
我们认为,楼氏商业公司的起步便是在李谨言先生进入楼家之后,楼家开办的第一间工厂――皂厂开始的,当时的华夏市场多被从外国市场流入的香皂阻塞,而至于楼家在当时是怎么拿出一份比起当时的一般外国香皂高档的香皂配方的,我们认为可能配方是来自李谨言先生之手,所以,也不难看出李谨言先生在化学与经济学上的独特天赋与能力了。

依旧短小,大家凑和看吧  ,文笔差勿喷。

《谨言》史书版(序言)

《华夏历史(现代部分):1908―1983》

距当年华夏联合政府成立,已是70年之久,当年政府成立之时,华夏国难当头,内忧外患,但分治之局面终究被联合取而代之。
犹记得1913年初南北和谈时之艰苦,之困难,当时的我没有直接前往会场,不过也可以想象当时众议员争论之景象。我与清行那时正专注于北六省之经济,当联合政令发布时,还略有惊讶于进展之速度,现在回想,当时的局面,这也似乎是理所当然。
现已经接近世纪尾声,当日之事,却犹如昨日刚刚发生一般,观今日之华夏,如巨龙,腾飞世界之巅。而我与清行却已至耄耋之年,现在回眸昔时,乃知光阴流逝之迅速。
1908年之前之华夏,多灾多难,列强如贪食之野虎,对我华夏步步紧逼,欲图将之吞吃入腹,当时我虽有反击之志,却无强兵与基础,直至1908年时与清行相遇,结婚,到后来的兴办实业风潮,用经济的基底与华夏儿女的共同奋斗,才将偌大华夏之经济拉回高处,也唤醒了沉睡的东方民族之力量。
华夏历史,是在屈辱与抗争之中奋斗的历史,每个中华儿女,当此时,都应铭记那段屈辱岁月,而不应将之遗忘于尘埃之中。
楼逍

一九八五年八月五日夜于北京
初次发文,文短,文笔差,更新不定#(吐舌) ,看文的各位见谅

一个非常正经的综漫语c群宣

【综漫语C群宣】

公元2017年,盟军作战会议室。

横幅
:【第一次(苟)管理层关于换血的协商会议】

偌大的会议室,由于招集者中二的本质以及预算缺乏的客观原因并未开灯,作为主办者兼群主的封不觉又一次摆出了标准的腚司令坐姿,乱糟糟的留海遮住一双冒着精光的死鱼眼强行营造出神秘与压迫感,开始了日常的忽悠。

【在唱的各位苟…不,联盟高层。】

虽然这么说…但为什么高层里混进了一只鸡…?不…只要不让我写群宣有只鸡也没什么关系…
一番思索下便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严肃的便秘表情。

【废话不多说…在面对着前任群主传下必须换血活群重担的巨大压力,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做出群宣,在做的各位如果有任何的想法…或是意见,请尽快提出。】

——火焰鸡——

“Blazi!——”
覆盖如幼时般嫩黄羽毛的双脚稳稳搭在会议桌上,懒散地张嘴打了个呵欠吐出两朵火苗险些把会议室烧起来。双臂交于脑后感受腕部炽热火苗跳跃燃烧,抬眸打量四周人员最终张喙吐出一阵大声鸣叫。
“...Blaz...。”
烦躁抬掌用尖锐指爪挠挠两颊羽毛,这群愚蠢的人类始终没法懂得自己的意思。轻哼一声阖眸恢复原本姿势愈发惬意,甚至把座椅换成了可旋转类型开始原地高速旋转试图消遣。

——周泽楷——

后背陷于柔软座椅因为昨夜训练不免有些倦意,眯眼手背稍掩打了个哈欠,正待小憩身边一团火焰喷出,灼烧感蔓延颈侧猛地清醒,捂着半侧脖子瞥眼旁边的鸡,直起身体手指微曲轻置于桌上,抿唇沉吟半晌开口。“想要同剧组。”

——王叹之——

“话说同剧组的人似乎不多……觉哥啊,你的人格魅力不够呢,看看四周似乎就我们两个正常人。”(倒倒薯片袋子发现没了于是又拿出一瓶可乐拧开)“那么……欢迎各位来啦”(用手托着下巴露出一脸沉思的表情)

——火焰鸡——

拿起旁边小哥拧开的可乐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咕咚咕咚喝完了,打了个嗝随意把空瓶儿往原主头上脑袋上一甩。咂咂嘴阖眸开始愉快的午间小憩。

——白——

闻言倦怠眼瞳霎时一亮,发丝凌乱垂落喃喃驱散困意。迅捷按键手机发讯息提示音清脆一响,白光映亮稚嫩面庞。
“尼桑,游戏开始了。”
蜷缩一团打了个呵欠,深重眼圈在猫一样神采奕奕的双瞳下显得格外突兀。
现实,真是一个垃圾游戏。
游戏,没人赢得过『空白』。

综上所述,在一段毫无意义的类自我介绍和相互拆台后,由于火焰鸡毫无意义地全屏喷射火焰以及小叹莫名准备开始零食趴,封不觉只能强行中断了会议。

【以上都不是重点…】

————突然冲进来的飞毛腿————

“oh....虽然还没有真正弄明白你们这帮碳基喊我来这小地方到底做什么,但我还是要说一句,就这地方,还不足以让你们看到我的时尚我的美。瞧啊....我的外形是多么的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原理,就连我自己都不知不觉沉醉在其中了,瞧瞧这金黄色的喷漆,在我身上简直就是锦上添花。”(蹲坐在角落用光学镜注视了这群碳基及那只造型新奇的鸟人一会儿后忽然扯着发声器来了这么一段并且陷入自恋的泥潭)

在发现没人搭理他以及散会之后,飞毛腿似乎又陷入了崩溃的泥潭。

【当然…这也不是重点…】
————————
这是重点。

原群过冷,更换新血。
目前凹凸人少,雷狮和嘉德罗斯天天嚷嚷要同剧组。
相同的现象出现在了试图建立小动物保护协会的pm以及缺乏左右手的废柴纲剧组。
【实际上是各个剧组都缺人…】

人少空皮多,欢迎来玩。

☆进群二十四小时内请改皮,马甲格式:剧组名缩写—人物名称[有时期.性转等注明]

☆目前开启全剧组模式,空皮巨多。

☆本群更新两日内(七月十九日前加入)有审自戏50+(要求真的不高,审核真的不严),禁黄豆,不禁图[适量,三张以上视为刷屏]开时期,开性转,禁重皮。

☆想换皮请务必告知群主或管理。

☆招管理,要求弧短常在有责任,对于相关活动具备建议的脑洞。
审核群号:658410880